奇闻

贵人旅馆

 2017-01-09 16:23:50 来源:杰西探索 点击量:

 张家军开着车,又累又困,后座上的妻子李紫也有些焦急。他们急切地想找一家旅馆,好好睡一觉。夫妇两人开着一家资产过亿的公司,刚谈成一笔上千万的合同,都累坏了。终于,张家军看到前面有明亮的灯光,他心里一喜,紧踩油门,车像箭一般飞了出去。

    果然是家旅馆,而且有个吉庆的名字:贵人旅馆。看上去条件还不错。张家军停下车,看到店门口恭恭敬敬地站着一男一女两个人。奇怪的是,他们看上去足有五十岁了。怎么会有这么老的服务生?夫妇俩走到门前,男子马上接过车钥匙,女人则殷勤地帮他们拉行李。

    旅馆不大,但装修得十分淡雅别致。

    一上楼,马上又有一男一女两个人过来。他们看上去有三十多岁,穿着家常衣服,似乎不是服务生。李紫悄声对张家军说:“这好像是家族旅馆呢。”张家军点点头。两个人将张家军夫妇迎进房间,女人忙着铺床,放洗澡水,水里还放了新鲜的玫瑰花瓣。男子则开窗透气,燃上檀香。接着,一个年轻俏丽的女子送来最新的牙具,一个高大帅气的男孩捧着一个高高的花瓶进来。

    张家军和李紫吃惊地张大了嘴巴,即使是住星级酒店,也没被这么服侍过。尤其是李紫,感觉有些过意不去。那铺床的女人衣饰不俗,倒像是贵妇。她怎么做起了这服务生的工作?四个人收拾整齐后,蹑手蹑脚走出去,小心地带上了门。

    张家军点了根烟,站在窗前。夜色中,十几对男女站在门口,好像在送一对夫妇出门。那是站在门口迎接他们的那对老人。他们拎着行李,朝漆黑的夜色中走去。众人久久地望着他们,直到看不到他们的身影,仍然还在挥着手。张家军有些诧异,看来他们一定是老员工了,和大家有了感情,所以才这么依依不舍地送别。

    张家军上了床,李紫披着睡袍,也躺到了柔软的床上。这时,有人敲门。张家军打开门,看到另有一对陌生男女送来了安神的香草茶和果汁。“这是额外的客房服务。”那对男女说。

    道过谢,接过茶和果汁,张家军和李紫没说几句话,就沉入了梦乡。

    这一觉,夫妇俩睡得很沉很沉。清早起来,张家军伸了个懒腰。李紫睁开眼看看表,已经八点了。两人又互相看看,都有点儿奇怪。往常这时候,他们的手机早此起彼伏地响起来。今天怎么这么清静?拿过手机来看,却没有信号没有电。

    想着今天还要赶路,李紫边收拾行李,边对张家军说:“我们快点儿吃早饭,三个小时赶到公司,下午一起开个会。晚上,还有客户一起吃饭。”张家军答应着,心里想的却是早点儿赶回去,见见情人小茜,不过六七天没见,心里着实有些想她了。小茜年轻,温柔,总是小鸟依人,和男人般刚强的李紫恰好相反。

    尽管昨晚的热情招待已经令他们吃惊,但当他们下了楼,更吃惊的景象出现了。十几对男女站在餐桌边,好像都在等候他们用餐。张家军惊愕不已,莫非这旅馆只有他们两个客人?

    张家军和李紫小心地坐下,十几对男女屏气敛息,端茶递水,递湿毛巾,递牙签,都是恭恭敬敬,悄无声息。这顿饭,夫妇俩吃得格外不自在。被二十几双眼睛注视着,任是山珍海味恐怕都吃不下去。两人匆匆吃了几口,到收银台结账。谁知,竟没有收银员。转头看那些“服务生”,其中一个年长的说:“贵人旅馆,一律免费住宿。”

    张家军更吃惊了,这么高档的客房,这么周到的服务,居然免费?不过,他心里过意不去,还是放了小费在吧台上。

    夫妇俩走出旅馆。可是,令张家军和李紫万万没想到的是,他们的面前就像有一道道绳索,脚迈出去就被绊倒,一次又一次。他们根本走不出去。张家军蒙了,这时,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走过来说:“进了旅馆的门,就不能再出去。除非,有新的客人进来。”

    “这,这是什么规矩?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?”张家军大声咆哮着。

    李紫开始朝着空气里乱踢乱踹,双手也用力推,可这一切却无济于事。众人似乎都见怪不怪,没有人上前劝阻。折腾了差不多半小时,张家军和李紫累得精疲力竭。他们坐在地上喘着粗气,周围的人一一散去,宽敞的大堂里只剩了他们两个。

    李紫看着张家军,似乎仍旧不敢相信地问:“我们不是在做梦吧?或者,我们已经死了?”说着,她用力掐了一下自己的手臂,很疼。外面阳光灿烂,据说,如果成了鬼,是看不到阳光的。他们还活着。那么,他们到底进了一个什么鬼地方?

    每隔一刻钟,两人就轮流试探着要出去,可是,他们一直试到深夜,最终绝望了。他们再也出不去了。

那对曾给他们铺床的中年男女过来,缓缓地对他们说:“你们还是接受现实吧,出不去的。这里的每一对夫妇,都和你们一样。不管是哪一对进了贵人旅馆,就只能接受命运的安排。好在,我们只需要在这儿待上一年。每个月会迎接新的客人进来,就会有一对夫妇离开。下个月,就该我们了。”

    关在房间几天几夜之后,张家军和李紫不得不接受现实。他们必须在旅馆待下去,而且,他们还要接受严格的客房服务训练。这里只接收夫妻入住,而且每月只接收一对。怀着愧疚的心情,他们努力要把每一个细节做到尽善尽美。

    半个月后,张家军和李紫一起,每天学习铺床、叠被,脸上露出最得体的微笑。渐渐地,他们接受了这样的生活。每送走一对夫妇,旅馆里都要庆祝一番。在这里,虽然远离了灯红酒绿,可大家都有共同的目标,所以和睦相处,亲如一家。而新的夫妇来了,哭闹一番,也会渐渐平静,在老人的带领下,学习经营旅馆的技艺。

    张家军和李紫刚开始是扳着手指头数日子,他们还有生意要打理,他们还有各种文件要处理,李紫拿定主意,回去就开除那个勾引老公的狐狸精。可是,渐渐地,时间越久,他们却越是忘记了计算。白天除了教新人技能,就是喝喝茶,聊聊天,然后晚上九点钟准时入睡。

    张家军和李紫仿佛又回到了刚结婚的时候,眼里只有彼此。睡不着,就坐在阳台上喝茶。反正是出不去的,不如什么都不想,只是对月对风对楼下的茶花,反而萌生出莫名的愉悦。

    时间过得很快,转眼就是一年,马上就要轮到张家军和李紫离开了。清早起来,又到了开门迎客的时辰。张家军的心里莫名地有些激动,留下这对夫妇,他和李紫就能出门了。他俩相视一笑,笑盈盈地站到了旅馆门前。这是一对看上去新婚不久的夫妇,两人好像刚吵了架,怒气冲冲地进了旅馆,而且要了两个房间。旅馆里所有的人都忙碌起来,有人熏香,有人送花,有人铺开床被,有人往澡盆里撒上五彩的花瓣……

    忙碌完毕,众人恭恭敬敬地站在门前。该轮到张家军和李紫出门了。两人拎着皮箱,站在门前,深深地吸了一口气。抬起脚,张家军的心都提到了喉咙口。脚落到了地上,再没有绳子,他走了出去!回头看李紫,李紫的脸上露出最灿烂的笑,也跟着他走出门。他们的跑车还在门口,拂去上面的灰尘,两人坐进去。回过头,旅馆的老朋友们都在朝他们挥手。

    张家军将油门踩到底,一路疾驶。没走出多远,他的手机响了,是小茜。她生气地大声问:“你怎么还不回来啊?都迟到了一整天了!手机也拨不通!”张家军慌乱中挂了电话。迟到了一天?外面的一天,是旅馆里的一年?他扭头看了李紫一眼。李紫一言不发,这时,她的手机也响了:“李总,销售部的货退了,我们该怎么处理啊?”“养你们是干什么的?什么事都要请示吗?”李紫骂着,挂了电话。

    张家军的手机又响了,还是小茜:“我昨晚等了你整整一个晚上。你太让我失望了!”没等张家军说话,李紫抬手给了他一个耳光:“你拿我当傻子?那个狐狸精竟然这么迫不及待,干脆我们离婚!”张家军合上手机,用力将李紫推开,怒气冲冲地下了车。手机又响,还是小茜。张家军生气地冲着电话嚷道:“你吃了迷魂药?怎么没完没了地打电话?”“你发什么神经?我的肚子里可是有了你的孩子。以后的事,你看着办!”说完,电话挂断了。

    张家军愣住了。小茜怀孕了?当初他不过是想生活中有点儿乐趣,可从没想到要和她结婚。他早已习惯了和李紫的生活,而且,两人是生意场上最亲密的伙伴。没有李紫,他的生意就塌了半边天。张家军焦头烂额。而另一边,李紫也在训斥销售员。因为他们的失误,货物才被退回来。而刚放下销售员的电话,财务的电话马上又打了进来。银行冻结了两笔资金,需要马上打通关节……

    两人相互看看,不约而同都关掉了手机。回想起来,在旅馆的生活竟恍若隔世。那是多么的惬意自在,他们的感情是多么宁和融洽?甚至,那一年几乎没有任何烦恼。在车上静坐了片刻,张家军突然掉转车头,朝着贵人旅馆的方向驶去。

    可是,他们在公路上来回走了几个小时,却没有找到贵人旅馆的踪影。他们认定应该是旅馆的地方,仍旧开着山茶花,甚至地上仍旧有车辙,可是,却看不到一对夫妇,更没有房屋。

    “记得吗?我们结婚前曾有过一个梦想,等我们有了一百万,就找个偏僻的地方,安安静静地度过一生。”李紫喃喃地说。“记得。”张家军停顿了下,微微叹了口气,“可后来,我们钱越赚越多,赚钱的愿望却忘掉了。”

    “还能再找回来吗?”李紫伤感地问。张家军转过头,静静地拉起李紫的手说:“我们一起努力,就像在贵人旅馆时一样,好吗?”

上一篇:你是我的眼 下一篇:血色高跟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