奇闻

饥荒年代的“茅台跃进”

 2017-02-18 22:40:01 来源:杰西探索 点击量:

 在改革开放30年之际的2008年,贵州茅台酒厂内部仍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:经销商必须同时得到

3位高管的签字才能拿货。

  无法复制的自然环境和独特的酿造工艺,成就了茅台酒独一无二的味道,也使酒的产量受到极大

限制。

  坐落在贵州省仁怀市西北13公里的茅台镇,处在赤水河谷底的山坳里。闷热、无风,空气中弥
漫着浓浓的发酵味,就像一个酒气腾腾的大蒸锅。每个茅台人都会告诉外来者,这里的小气候是独一

无二的,离开了茅台镇,就酿不出真正的茅台酒。

  “最普通的茅台酒也要存放5年才能装瓶出售。”在茅台酒厂做过25年车间主任的赵明军告诉记

者,茅台酒的生产,没法全部实现机械化和规模化,取酒、勾兑等很多程序,仍要靠有经验的酒师和

酒工来完成。

  然而,半个世纪前,在那个“人有多大胆,地有多高产”的狂热年代,茅台酒却经历过一场“轰

轰烈烈”的产量大跃进。

“茅台大跃进”

  新中国成立前,茅台镇有“成义烧房”、“荣和烧房”、“恒兴烧房”3家私人酒坊。3家酒坊经

过多年苦心经营,让茅台酒名声远扬。1915年,茅台酒在巴拿马万国博览会获奖,成为世界名酒。今

天的茅台酒厂,就是在这3家酒坊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。

  酒厂合并之初,年产仅仅几十吨,此后规模逐步扩大,但年产量基本维持在二三百吨左右。但到

了1958年,茅台酒产量从1957年的283吨却突然激增至627吨。1959年,产量又达到820吨,1960年升

至912吨,用当地人的话说,茅台也“放了卫星”。

  茅台大跃进,发端于毛泽东无意中的一句话。

  当时的贵州省委第一书记周林回忆说:“记得在1958年中共中央召开成都会议期间,我陪同毛主

席去杜甫草堂。主席问我:‘茅台酒现在情况如何?用的是什么水?’我说:‘生产还好,就是用的

赤水河的水。’主席笑着说:‘你搞它一万吨,要保证质量。’”

  成都会议是一次为大跃进鼓劲加油的重要会议。会上,毛泽东直接提出,要搞几十个、百把个“

大丰收”的例子,这成了各地“放卫星”的第一推动力。

落实指示

  周林回来后,全力贯彻毛泽东对茅台酒的指示。时任仁怀县县委书记的庞耀增直接抓茅台酒厂,

当时他们提出的口号是“万吨茅酒香”。

  大跃进时期,贵州的“卫星”就是茅台酒。1959年,周林对茅台酒厂领导说:“要保证茅台酒的

生产,既要抓钢铁生产,又要抓茅台酒生产”。

  庞耀增记得,当时县里倾全力支持茅台酒厂扩建厂房。“正好县委备好木料准备建办公楼,得知

茅酒厂建厂房缺木料,立即把县委办公楼项目停了下来,将所有木料拨给茅酒厂。”

  赵明军从1955年开始在茅台酒厂工作。作为车间主任,他对当时酒厂大规模扩建印象很深。“以

前只有一个车间,那3年又修建了两个车间。人员也从几十个人一下子增加到700多人。”过去的私人

烧房雇佣工人时,条件要求很高,可大跃进时紧急招募的工人,很多完全没有酿酒经验。

各地支援

  每生产1吨茅台酒,要消耗5吨粮食。可是饥荒年代,这么多粮食从哪里来?

  1960年2月20日,贵州省人民委员会给贵州各地区发了一封加急密电。内容是:“为支持茅酒生

产,确保出口任务完成,根据各地元月底高粱库存,确定调安顺5(单位万斤,下同),毕节25,铜仁

16,黔东南5,贵阳市5,给仁怀茅酒厂。由于急需,希接电话后立即安排,组织发运。”

  这样的紧急调粮显然不止这一次。仁怀县志就记载了1959年,茅台酒原料告急,厂领导向上级呼

吁,贵州从全省调集粮食支援茅台的情况。这次调粮共计117万斤。后来还不够,中央又从四川江津

调来70万斤,支援茅台酒生产。

  当时,农民生产的粮食必须卖给国家,自己留多少也得经国家批准。城镇家庭凭粮本和粮票供应

粮食。这叫统购统销。贵州已经出现了相当严重的浮夸风。

  1958年贵州省上报产粮180亿斤,但实际只有104亿斤。为了达到虚高的统购指标,就强迫农民多

卖粮。结果是,1958年比1957年粮食减产2%,征购数量却反而增加23.8%,达到33亿斤,导致农民被

迫把口粮都给卖掉了。

  1959年,粮食产量继续大幅减产到84亿斤,征购原粮却上升到40亿斤。1960年,产量减到63亿斤

,征购数量却升到产量的52%。征购后人均留粮平均每人每天只有4两。就是这4两,农民也不能全部

吃到嘴里。当时,统购统销分两种,一种是计划内的平价粮;还有一种是计划外的议价粮,就是国家

临时要多购粮食,再要求农民多卖。茅台酒紧急调集的粮食都是从农民手里二次征购的粮食。

茅台镇的饥民

  困难时期的1961年,贵州省级机关干部吃粮标准由27斤降到25斤,接着又降到23斤,很多干部患

上了浮肿病。

  为度饥荒,茅台酒厂用4份酒糟配上一份面粉,蒸成糟子粑,给职工充饥。工人每顿两个糟子粑

、2两高粱饭。当时酒厂工人的工作属高强度,每天工作16小时,其中12小时酿酒,2个小时搞基建,

2个小时政治学习。糟子粑热量低,人们饿得无力干活。有时工人从高粱里拣几个玉米粒,也不放过

,当宝贝一样烤着吃掉。

  那时,酿酒用的粮食都是酒厂工人到各地去背。每次背粮都有民兵押送,而且荷枪实弹,怕土匪

抢粮。其实,那个时候没有什么土匪,都是饥民。由于盲目扩大产量,完全不顾酿造规律,生产出来

的茅台质量低劣,造成国内外消费者反响强烈。

  迫于各方压力,1959年4月,轻工业部派了一个工作组进厂,进行全面整顿。整顿到1962年,茅

台产量从1960年的912吨降回363吨,酒厂很多职工也被安置到其他行业。

  此后十几年,茅台酒产量都在二三百吨徘徊,直到1978年,产量才超过1千吨。大跃进时期的“

上一篇:三十年前:18位农民的冒 下一篇:宋徽宗与李师师偷情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