奇闻

宋徽宗与李师师偷情始末

 2017-02-18 22:53:35 来源:杰西探索 点击量:

 皇帝与妓女的往来,在中国历史上并不稀罕。自秦汉至清代,几乎代代不绝。一般地说,皇帝喜欢妓女,迷恋名妓,是出于色情和肉欲的需要,为的是纵欲和荒淫。但宋徽宗赵佶和名妓李师师的恋情则是一个例外,完全是从内心到内心,出于知己和挚爱。

    迷住宋徽宗的李师师李师师是汴京人。父亲是一个普通的染匠,母亲在她出生时便不幸过世。父亲在饥饿线下挣扎,用豆浆代替乳汁,喂养她,使她得以苟活。当时汴京有个约定俗成的习俗,就是父母如果喜爱孩子,必须舍身佛寺,以求孩子吉祥平安。李师师也被疼爱她的父亲送到佛寺。在佛寺中,眉清目秀的李师师显得奇异,婉如菩萨转世,寺僧很喜欢她。她的父亲也很高兴,并惊异地自语:“是女真佛弟子。”于是,替她取名为师师。李师师度过无忧无虑的童年,但四岁的时候,疼爱她的父亲却因罪入狱处死。李师师无依无靠,被寄身倡籍的李姥收养。李师师在倡门中默默地成长着,学着女工和琴棋书画。渐渐地,李师师迷人的姿色和高雅的才艺不知不觉间传遍京师,成为一代名妓,色艺无双,家喻户晓。

    讲求奢华、追慕风雅而又极尽声色犬马之乐的徽宗赵佶,终日在深宫后苑中寻欢作乐。但天长日久,充满好奇和幻想的才子赵佶,便厌倦了这种例行公事式的宫中享乐,甚至于对于后宫美人的性爱,赵佶也觉得寡淡无味,认为是一种心灵的负担,更不用说有什么刺激和乐趣。于是,赵佶便考虑出宫微行,看看外面的世界,去寻找新的刺激。

    赵佶宠信的宦官叫做张迪,赵佶微行出宫都是由他一手操办的。张迪没有入宫之前,就曾出入青楼妓馆,和汴京青楼妓馆的老鸨很熟,更了解京师的一些名妓,尤其是李姥和李师师。张迪就详细向赵佶述说,称赞李师师如何美艳无双,如何温柔秀丽,如何才艺盖世。才子型的赵佶酷爱艺术而追慕美人,听了这番话,他没法不动心。

    第二天,徽宗赵佶便命张迪携带宫中珍宝,他自称是大商人赵乙,前去拜访李师师。徽宗是天黑时出门的,夹杂在四十名宦官中,走出东华门。他们步行了两里,来到镇安坊。徽宗令众臣官散去,只留下张迪随行。主仆二人步入坊门,走进李姥的青楼。

    李姥因为这位大富商送的礼物贵重,便用水果先招待赵乙,陪赵乙说话。冒名赵乙的徽宗是来看美人的,哪有心思吃这等水果?他时不时回顾,只等着仙人一般的李师师。然而,等了很久,李师师却始终不曾出现。

    徽宗又和李姥聊了好一会儿,被李姥引入一间装饰典雅的小轩。轩中朴素雅洁,情调别致,窗外还有翠竹点缀。徽宗爽然就座,意兴闲适,心情舒畅地等着美人的到来。

    又过了好一会儿,李姥引徽宗进入后堂。堂中山珍海味,摆开一桌宴。李姥、徽宗进餐,虽然李姥殷勤备至,但美人还是迟迟不出现,又不前来陪酒,徽宗越发地好奇和不解。吃过饭后,李姥请徽宗入室沐浴,徽宗辞谢。李老对徽宗耳语:“这孩子天性好干净,不要见怪。”徽宗不得已,只好随李姥到浴室沐浴。

    洗过浴后,李姥再请徽宗来到后堂,继续吃酒。时间过得真慢,一个时辰如同一年。等到最后,徽宗好不容易随着李姥的红烛,进入美人的卧房。徽宗有些忐忑,以为美人一定在房中。但他撩帷而入,却只是一灯荧然,在一片红帘前摇晃,根本没有美人的影子。这又大大出乎徽宗的意料。徽宗耐着性子,却又越发地好奇和着迷。他就那样以天子之尊,倚在几榻间,等着一个妓女的降临。

    又过了很久,徽宗抬起眼,看见李姥拥着一位美人,姗姗而来。美人一片淡妆,不见任何脂粉,身穿素雅浅淡的衣服,面色白中略带红润。显然是新浴刚罢,其娇艳典雅、惹人怜爱、宛如芙蓉出水。这美人就是李师师。徽宗神魂颠倒、不免目瞪口呆。

    李师师轻盈地来到房中,看到自称富商赵乙的徽宗,眼光轻蔑、神色极为倨傲,不微笑,也不施礼。李姥赶忙和颜调解,对徽宗耳语:“孩儿性情有些个别,不要见怪。”徽宗点点头、却根本都没有听见。

    徽宗定定神,神情凝注,神色飘逸,恢复了一代天子的从容神气。他借着烛光,凝视着美人的容颜,果然幽姿神韵中闪烁惊眸,可谓倾城国色!徽宗心驰神往,和蔼地问她年龄,并走近了过去。李师师连眼睛都不抬一下,根本不予理睬。徽宗走近了些,再问她些别的。她还是没有回答,反而挪动娇姿,移坐到另一个地方。李姥又凑近耳语:“孩儿喜好静坐,请莫见怪。”说完后,李姥便出了卧室,掩上房门。

    李师师平静地站了起来,取下墙上的琴,在桌旁坐下,旁若无人地弹了一曲《平沙落雁》。她轻拢慢捻,流韵淡然悠远,出神入化,徽宗深受感染。一支曲子以后,又是一支。三支曲子将尽,外面已是鸡鸣破晓。徽宗毫无倦意,显得很高兴,也很兴奋,徽宗好像只是为了看看美人,听听弹曲,此时便心满意足地走出了房间。李姥备好了早点,徽宗饮过杏酥,从容地离去。随从的内侍们通宵潜候在镇安坊外,这时见徽宗过来,便簇拥着回宫。
    徽宗离去以后,李姥极不满意。这位商人出手大方,礼物贵重,又彬彬有礼,你如何这样的待慢?!李姥便责备李师师,说:“赵乙礼意不薄,你怎么这样冷落他?”李师师鄙夷商人,怒冲冲地说:“一个商人罢了,我为他干什么!”

    第二天,京师满城风雨,盛传皇上驾幸镇安坊,夜访名妓李师师。一时间京师轰动,沸沸扬扬。李姥闻讯之后,大惊失色,心想如此怠慢了皇上,身家性命还不断送?李姥吓得日夜啼哭。李师师知道以后,深为徽宗感动,宋徽宗所绘《秋景山水图》,多才多艺的他同时又是一名好色之徒。便从容地对李姥说:“不要怕,既然皇上来看我,哪里忍心杀我?而且相会的夜晚,皇上没有威逼,可见很怜爱我,只我心中不安的是,我流落下贱,使不洁的名声,玷污了圣上,我真是死有余辜!”李师师觉得皇上圣洁,而自己寄身下贱,她从心里一下子真的爱上了徽宗。

    四个月以后,徽宗派张迪带着蛇跗琴,前往镇安坊,赐赏李师师。接着,徽宗又微行镇安坊,夜访李师师。这一次,李师师身着淡淡素服、俯伏在阶前,迎接圣驾。徽宗环顾四壁,发现上次来时的典雅景致全不见了,室内富丽堂皇,珍宝琳琅。徽宗觉得万分惋惜。

    李姥瑟瑟发抖,见皇上驾到,便躲了起来,徽宗召李姥前来,李姥浑身哆嗦,吓得说不出话来。徽宗喜欢前次频频耳语的李姥,告诉她不要拘束,也不要害怕。李姥恭敬地拜谢,觉得皇上确实不曾怪罪她,也不会要她的命,便放下心来。

    李姥引徽宗来到新建的楼前。李师师叩请徽宗,赐赏御匾。时值三月,杏花盛开,徽宗拈笔挥毫,写下了三个大家:醉杏楼。李姥欢天喜地,摆上丰盛的酒席。徽宗命李师师坐在身边,侍驾饮酒。酒过三巡,徽宗命李师师弹奏蛇跗琴。李师师弹《梅花三弄》,音韵袅袅,不绝如缕。徽宗衔杯谛听,如醉如痴,连称弹得好。

    徽宗记起了上一次的素淡饮食,这一次却发现都是些龙凤形的精美食品,其刻镂雕绘,同宫里别无二致。徽宗问李姥,李姥这才如实禀告:她怕皇上吃不惯粗淡饮食,便出钱请膳食房的师傅烹制。徽宗知悉后颇为不快,席还未终便怏怏离去。

    徽宗回宫以后,对李师师割舍不下,但朴素雅淡的情致已经消逝,他又不忍再去。他经常遣随侍,给李师师送去礼物。徽宗爱幸妓女的消息传遍京师,也传到了后宫。后宫正位宫闱的郑皇后得知此讯,便郑重进谏:“妓女下贱,不宜于侍奉皇上,而且夜间微行,怕有不测,请皇上自爱。”徽宗点点头,觉得有道理。此后,徽宗连续几年没去看望李师师,但经常派人慰问和赍物赏赐。

    十年以后,徽宗再次来到李师师处,幸醉杏楼。他细细端详自己多年前赐给李师师的画。画题为:金勒马嘶芳草地,玉楼人醉杏花天。徽宗观玩良久,回头注视仙子般的李师师,喟然轻叹:“画中人呼之竟出吗?”徽宗幸过了李师师,恋恋不舍,赐赏李师师文房四宝。

    近侍张迪看出了徽宗对李师师的眷恋,便向徽宗建议:从宫中向东挖二三里的地道,可以直通镇安坊,这样来去方便,也可防微服夜行不测。徽宗点头同意。地道很快便修好了。徽宗此后经常通过地道,临幸醉杏楼,和李师师在一起。而镇安坊到宫城一带,有众多的御林军把守,李师师每天就在这样安逸平静的心境中,怀着对徽宗的知遇和爱恋,在镇安坊醉杏楼,坐等与徽宗的约会。
    有一天,徽宗在后宫集众嫔妃。受宠的韦贤妃悄悄问徽宗:“李师师是什么样儿,让陛下如此爱怜?”徽宗平静地回答说:“没什么,如果你们后宫百人,全都淡妆素服,让她置身其中,便可见其别具一格,她的一种天然风韵,飘逸风姿,远远要在容色之外。”众嫔妃无言以对。

    金兵的铁蹄踏破了大宋的歌舞升平。徽宗、钦宗和后宫美人三千,一夜之间由至尊至贵而沦为阶下囚。京师拱手敌国,北宋灭亡。李师师在国破家亡的灾变中,挺身而出,将徽宗多年赐赏的金钱,全部捐为军饷,希望能挽救危亡。李师师又请张迪代为禀告已经退为太上皇的徽宗,说她自守节操,愿出家为女道士。徽宗同意她的请求,并赐她住城北的慈云观。

    金兵攻破汴京。主帅吩咐搜索京师。但连续几天,都不见师师的踪影。后来,叛臣张邦昌带着亲信,循迹找到了李师师,准备将李师师献给金帅。李师师怒斥张邦昌:“我不过是一介女妓,承蒙皇上眷念,宁愿以一死报皇上知遇之恩。你等高官厚禄,朝廷有什么对不起你等?非得事事干绝,要斩灭宗社而后快?如今又降虏称臣,摇尾献媚,我怎能作你们谄媚的贡品呢!”

    李师师说罢,从容地拔下金簪,刺向自己的咽喉。但刺偏了,一下子没有死。李师师再拔出金簪,将其斩断,然后狠命吞下去。于是,李师师这位一代名妓,这位被徽宗宠爱并封为才女的宫外美人,就这样悲壮不屈地死去了。身陷北国、心如死灰的徽宗许久以后听到李师师的死讯,知道了她为自己是那样的悲壮不屈地死去,徽宗不禁涕泪滂沱。李师师真是一代如风猎猎的侠妓,其不屈和自尊是令人敬仰的。(本文摘自《宫闱秘史:帝王身边的女人们》)

上一篇:饥荒年代的“茅台跃进 下一篇:在裸泳馆过夜的皇帝